注泔门户网站

热点推荐 Message Center

注泔门户网站>健康养生>第一届万博·从工人到群演,再成网红,到最终的突然离世,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
  • 第一届万博·从工人到群演,再成网红,到最终的突然离世,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
作者:匿名 时间:2020-01-11 18:54:53:

第一届万博·从工人到群演,再成网红,到最终的突然离世,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

第一届万博,活着很艰难,死是分分钟的事。

如果说,这世界上每个人都是一道光,在今年12月8日被证实:有一道光,他消失了。

而这道光,叫吴咏宁,才23岁。据湖南省长沙市天心公安分局公布,吴咏宁具体死亡时间为2017年11月8日下午,在长沙华远国际中心不慎坠楼,其死亡原因系高空坠亡。

有些人知道吴咏宁其人,但大部分读者恐怕还不知道他,毕竟,他走红网络的时间还很短。

(一)

23岁少年的死亡之路

吴永宁,1994年出生(据360百科),长沙宁乡市人,自称“国内无任何保护极限挑战第一人,目标是无保护挑战全世界高楼大厦”。

曾经学过武术,十几岁就出来到工厂打工,后来在横店做武行、群演数年,因不是专业表演出身,所以“横漂”几年,还是只能做辛苦的低收入工作,没有获得所谓的成功。

横店的群众演员,一天下来薪资不会超过80元,工作时间8小时。编外武行则有100元一天,挨打武行200元一天,吴永宁为了更多表现和多拿报酬,经常会主动要求充当挨打武行。

2014年1月7日,当了一年群演的吴咏宁在其当时的微博“演员吴咏宁”中,写下了对自己的评价:

“……人生有大起大落!为什么至今我还落着呢?我想拼一把,可我已不知道从何拼起!演戏演技烂,我不是专业的,我没有学过表演。既然我来到了这个世界,不在这个世界留下点什么,我觉得对不起自己的生命!我家庭条件不好,不是土豪,我只是向着土豪的目标迈进!”

△ 做群演期间,吴咏宁发微博说要向“土豪”目标迈进

于是,2017年2月,他开始拍摄一些关于演戏或搞笑的小视频发布在网络上,但没有多少关注,直到开始做这些博人眼球的高空无保护极限视频后,他才真正成了网红。

过去十个多月时间里,他用id名“极限-咏宁”在火山小视频、美拍、陌陌、yy、花椒、快手等各大视频直播平台,陆续发布了301条自己攀爬地标性建筑的视频,过程中无任何设备保护,地点涉及重庆、长沙、武汉、宁波、上海等各大城市。

他每到一处都会挑战地标性建筑,惊险、刺激的表演,让他拥有了百万加粉丝和一些广告商,不断高空挑战、更新视频账号、洽谈生意、收款…… 这些成了吴咏宁的日常,他开始忙碌。

与数年前在工厂打工、在横店当群演、替身相比,他仿佛看到自己期待的“土豪”大门已经开启。

据吴咏宁的继父冯福山回忆,今年11月4日吴咏宁回老家告诉他,自己要出名了,“我会有很多钱,等挣了钱,带妈妈重新去治病”。

那段日子,在重庆奥陶纪公园的悬空廊桥上,吴咏宁表演过单手悬挂和倒挂,且不采取任何防护措施;他攀上长沙第一高楼国金中心时,曾被媒体质疑违法攀爬;最终坠亡于长沙华远国际大厦,令人痛心。

▲年轻生命最后的定格

他自己曾说过:

“(极限运动)我一定是玩得最狠的那个,因为我每天都在爬,我是在玩儿命。我什么时候残疾了、动不了了、死了,就不玩了。”

于是,吴咏宁,在这个以尺度博眼球的网络世界里,在这个娱乐至死的时代里,以生命为赌注,终于找到了一道属于他的“窄门” ▼

在最高最危险的地方冒险直播,是吴咏宁的网红进阶之路,单一却始终如此,这就是他为自己选择的“窄门”。

所谓“窄门”:

就是一般人过不了的。

就算过得了,也要掉大半条命的。

因为要过这道门,要么突破上线,要么突破下线。

我第一次看到他的这些高空无保护冒险视频时,吓得腿软,真的,我觉得这个人疯了!

看了一部分视频之后,我很难过,难过了很久,因为当我们围观一个同类以性命为赌注去冒险时,就等于在围观脆弱的生命和死神握手啊。

我特别搞不懂吴咏宁。

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样。

我心想:人,真的可以为了红和钱,不顾一切吗?

穿鞋的怕赤脚的,赤脚的怕不要命的。

吴咏宁,就是那个不要命的。

(二)

事件背后,究竟是谁“杀死”了他?

在痛心的背后,我不禁反思,除了吴咏宁自己想走捷径迈向“土豪”目标的疯狂心态,背后还有哪些因素,推动了吴咏宁一次又一次拿性命做赌注去表演?

到底是谁,“杀死”了吴咏宁?

1、个人——盲目自信、挑战规则,极限≠玩命

“极限运动”是指高难度、挑战性较大的体育运动,例如跑酷、跳伞、滑板、攀岩等,这些项目发展得都相对成熟,危险性也相对可控。所以,严格意义上讲,吴咏宁这种“高空挑战直播”并不算真正的极限体育运动,他这是在玩命。

吴咏宁自己也曾说过:“我一定是玩得最狠的那个,因为我每天都在爬,我是在玩儿命。我什么时候残疾了、动不了了、死了,就不玩了。”

从他这段话中,我们也可以看出:

他自己知道这是在用生命去冒险;

他甘愿放弃保护措施,冒险成本巨大;

他知道风险很高,收益自然也相应很高。

所以我认为,盲目自信和对规则的无底限挑战,是惨剧发生的主因。与其说他是在挑战极限,不如说是在挑战规则、挑战生命、挑战生理和自然法则。这种盲目自信的“常在河边走”,总有失足的时候啊。

这真的是对自己生命的不负责任,甚至会对公共资源和秩序造成浪费和破坏。

2、围观者——拍手叫好、不计后果,娱乐≠一味猎奇

与其说吴咏宁们是为了摆脱贫穷,不如说是因为尝到了甜头。时间成本小、流量分成多、打赏金额高,长此以往,他以为可以“名”、“利”双收,这些成为了他继续“拼”下去的理由。

那些追着问他“下次去哪?”、“何时更新”的看客,难道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双手除了鼓掌,还把一个生命推向了更高的悬崖吗?

那种“边围观边叫好边怂恿”的看客心态,那种“还能再高点吗”的“鼓励”,那种“有安全绳算造假“的质疑,现在看来,都是带血的呼喊。

生命至上,真的不应该被拿来玩笑、调侃、娱乐!

作为围观者,我们的娱乐生活应该有底线。

3、平台——流量为王、没有底线,恶的帮凶

网络视频平台的内容失控,是这个娱乐至死时代的罪恶帮凶。

当平台培养出一群自残自虐式的主播时,平台有罪。

一位不愿具名的国内知名视频平台的工作人员透露,光是在火山小视频app里,吴咏宁的“咏宁-视频”账号,粉丝已超99万,火力值是55.7万,按照火山小视频的规则,相当于5.7万元。这个账号发布过300个视频,内容大多是各种极限高空挑战。

页面数据显示,其视频播放量最高为3.3万次,同时这个账号还进行了217场直播,时长最长的一次超过4个小时。12月9日上午,这个账号的粉丝仍然在增加,一个小时里从99.2万增长到99.4万。

也有少数网友称,早在吴咏宁事发之前,就曾在相关视频平台举报过此事,不过并未得到相关平台重视。

熟悉视频直播的朋友应该知道,如今能火的直播更像是“作秀”、“作死”,比如:

去年3月,某手机直播平台的热门女主播“雪梨枪”录制的淫秽视频在网上疯传,视频中有4人聚众淫乱的表演;

去年8月,在六*房秀场上,一个团队打着户外直播的名号,进山捕杀野生动物,且手段极其残忍,以此来博得关注并索要礼物……

总之,一群接一群草根网红正在争分夺秒玩命博眼球,拼命冒险,一口气喝三斤牛二的,裤裆里放鞭炮的,自掌耳光的,跳河的……

甚至还有“黄鳝门”、“直播造人”等等令人难以启齿的行为,挑战着各种底线,甚至践踏法律尊严……

▲视频直播内容,各种博出位

这些事件背后共同的逻辑是:注意力可以换取流量和金钱,而如何获取注意力,没有明确规范,最终结果自然是“只有想不到,没有做不到”。

我认为,这些视频内容的出现及传播,是因为大多视频直播平台,都缺席了“媒体伦理”这一门课。以至于,在资本驱使、利益至上的商业环境下,很多平台没有制止反而推荐,由此成为“做恶”的帮凶。

(三)

愿后来人,爱惜自己

11月8日,吴咏宁相关视频账号都已停止更新;

12月8日,吴咏宁被证实是进行高楼表演时,体力不支,坠楼身亡。

在热点层出不穷的当下,或许,很多看过吴咏宁的人,也压根儿不知道他叫什么。因为这次死亡事件他被大家所讨论和同情,过段时间还是会被遗忘,人们会继续被各种自残式表演吸引、病毒式转发、放大,这个世界可能并不会发生什么改变吧。

鲁迅先生曾说过: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。

结合现代人们遗忘悲剧的速度想想,这句话真挺对的,也很扎心。

在这个人情凉薄的时代,

愿吴咏宁,安息。

愿后来人,爱惜自己。

愿活着的人,都勇敢生活。

这个世界,真的没有那么多捷径可走。

中国体育竞猜官方网站

上一篇:全球云市场前景看好 多家企业股价走高
下一篇:广东依顿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2019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决议公告

Copyright 2018-2019 wearetm.com 注泔门户网站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